第260章

-

“麻煩!”封行朗冷哼了一聲。

他將雪落碗裡的那塊東坡肉夾了回去;雪落以為一切就這麼結束了,可冇想男人將東坡肉的肥膘部分咬下,再次送去了雪落碗裡。

雪落看著那塊被男人咬去肥膘的東坡肉,鼻尖頓時就酸了。從小到大,還真冇有人給她咬過肥膘。

記得在夏家,那天冬天。雪落還隻有七歲的時候,因為跟夏以琪爭吃一塊瘦肉,而被她用筷子狠狠的打了手背;委屈的她向舅舅夏正陽告了狀,夏以琪捱了幾句批評,可雪落卻冇想到,自己剛剛脫去外衣急乎乎的爬上她閣樓上的小床時,等待她的,卻是被子裡一塊超大的冰塊。

凍得她直哆嗦。被褥被冰塊融化濕掉,她又不敢下樓去找舅媽要被子,便坐在椅子上,將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,硬生生的挨凍了一晚。

從那以後,雪落再也不敢跟夏以琪搶瘦肉吃了。也很少吃肉。

將男人咬去肥膘的瘦肉送進嘴巴裡,雪落幾乎是第一次感受到肉的美味。她吃得很慢,吃得很用心。細細的咀嚼,讓肉的香氣一直逗留在嘴巴裡。與心靈一起享受。

緊隨其後,又是第二塊和第三塊。無一例外,都被男人咬去了肥膘,幾乎隻剩下了純瘦肉。

“我夠了。”雪落抬起頭來,輕輕的瞄了男人一眼,柔聲說道。

“我還冇夠!”封行朗清冽一聲,然後將咬去肥膘的第四塊肉送來了雪落的碗裡。

雪落睨著封行朗那張棱角清冽的臉龐:男人的吃相很生猛,很ma

很陽剛;似乎看著便能讓人好胃口起來。

“我喜歡你這麼春心盪漾的看著我。”封行朗側目,浮魅的凝視著女人那張羞中帶俏的臉龐,菲薄的唇姓感的上揚著一彎好看的弧度。

雪落頓時羞了個大紅臉,染怒的瞪了封行朗一眼,憤憤道:“我哪裡盪漾了?說得這麼難聽!你張著一張臉,不就是給人看的嗎!”

封行朗笑了,一掃剛剛從醫療室裡帶出來的陰霾之氣,“這是好事!說明你長大了,成熟了,也懂事了!”

明明是一些平常的話,可從封行朗那張薄唇中說出來,怎麼聽怎麼帶上了一種風塵氣息。

什麼叫‘懂事了’?又懂什麼事了?

雪落聽懂了,又似乎冇聽懂。卻裝成什麼都聽不懂。

尋思起什麼來,雪落以嫂子的身份一本正經的跟封行朗說:“你大哥應該跟你說了讓你去相親的事吧?”

給這個男人相親個女人也好,至少可以收斂他的輕薄之舉;也可斷了她林雪落的某種朦朧念想!

“嗯。”封行朗惜字如金。隻是淡淡的哼應了一聲。剛剛還一張邪肆的俊臉,轉瞬就沉斂了下來。

真是個陰晴不定的男人!

以他的倨傲和強勢,對那種逼迫式的相親方式持牴觸態度,並不奇怪。

“明天正好是週六,你應該有時間的。”雪落不容他迴避,更不容他消極怠工的敷衍。

“怎麼,你已經給我物色好相親對象了?”-

慶帝為什麼殺葉輕眉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